艺术家动态

创新的意境 ——王挥春的绘画意境

发布时间: 2018-07-31 16:27 来源: 未知 作者: 小编 点击
极酷网页视频播放器加载中,请稍后...

龚定庵在北京对戴醇士说:“西山有时渺然隔云汉外、有时苍然堕几席前,不关风雨晴晦也!”西山的忽远忽近,不是物理学上的远近,乃是心中意境的远近。

方士庶则在《天慵庵随笔》里说:“山川草木,自动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境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故古人笔墨具此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奇。或率意挥洒,亦皆炼金成液、弃滓存精,曲尽蹈虚揖影之妙。”为此,瑞士思想家阿米尔说:“一片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可见一切美好的东西确实来自心灵的源泉,故所谓“游心之所在”,便是艺术家独辟的灵境,创造的意象,极其艺术家创作中心之中心了。

近日细读北京著名老画家王挥春的画,深感这种灵境、意象、艺术境的存在。古人云:“空明的觉心,容纳着万境,万境浸入人的生命,染上了人的性灵。”王挥春的画正是以这心灵映射万象,代山、川、人、物、景、动物而言。观他的艺术,不仅随处可见,“有笔有墨、浓淡相宜、‘六远’、‘七观’、应物象形”这样一些中国传统绘画技法,也可见到他始终坚持“世界无穷尽,生命无穷尽,艺术境界无穷尽”,“光景常新”、“温故而知新”的传统美学改革思想,更可觅其凝聚的心力,以激情投入创作,与时代合拍,不断创新,坚持艺术个性,努力创作新时代中国画的轨迹。

作为跨越新旧两个中国,有六十多年画龄的国内著名专业画家,作为一代艺术大师刘海粟老先生的关门得意弟子,作为年轻时便在徐悲鸿素描工作室系统学习,早年就拜著名画家汪慎生、谢艺飞、陆鸿年教授为师进行学画,经常受到苦禅大师鼓励,其艺术个性鲜明,艺术风格颇具特色,艺术技法成熟,诗、书、画自成一体,在艺术节颇具声望,其艺术处处受人尊敬和青睐的他,不仅时时牢记大师的教诲,努力向中国传统文化学习,而且始终向前辈和同行们学习,坚持“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济文武于将坠,宣风声于不泯”,乃至始终追求“平淡天真”的传统绘画境界,并博采众长,不断完善和提高自己,使自己的艺术具有了浓厚的东方文化,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画檐簪柳碧如城,一窗风雨里”是诗意,更是画境。灯火街市,明月小景,《秋艳安居》、《鹤寿红梅》、《夕照残荷满湖金》、《荷出污泥不染尘》这系列的作品,的确表现出一种“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神出古异、淡不可收”的意境,表现出一种“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国”,“雨上见千里,窗中窥万物”的传统美学精神。

当然,王挥春提倡学习与研究古人,继承传统,并非那种一味地临摹古人,机械地固守“一阴一阳,一明一暗,一虚一实之道”的做法。他历来信奉“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创作思想,强调艺术家作品的个性,推崇在实践中自悟,实践中否定,实践中创新,提倡“以大地为素纸,以学艺为鸿钧,以良知为主宰”的艺术创作精神。因此,观他作品的意境,便因人因地因景的不同,而现出种种多维的色相,现出一个“新”字。

画山水,使其客观景物与主观情感相结合,将心中的情思起伏,人生的波澜变化,仪态万千,通过大自然生动的山川草木、云烟明晦来表示,《秋山云霞》、《夜泊秋江》、《漓江夜雨》、《寻音》等均属这一类。

画花鸟,则重在写意,重在用心灵的眼,笼罩全景,往往是在一种似与不似之间,用殷红的心血、透明的心灵写人生、写人品、写精神,要么轻轻几笔娓娓道来,“去雁数行天际没,孤云一点净中生”;要么气势雄宏,波澜壮阔,“远山一起一伏有势,群鹭或远或近有情”。以此透视现实生活,透视这充满生机的时代精神。如《春谷幽禽》、《秋塘群鹭》、《蕉荫安居》、《欢腾之夏》皆表达了这种意境。读这些作品,如孔子言“可致虚极,平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变”;如庄子讲“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从中能读出一种气韵与深度,一种精神的启迪与净化。直想着去攀登“吐弃到人所不能吐弃为高,含茹到人所不能含茹为大,曲折到人所不能曲折为深”(刘熙载),这样一种极高的精神与艺术并存的境界。于是乎,我的心情处于无比激动之中,李太白登华山落雁塔时一段话涌上心头:“此山最高,呼吸之气,想通帝座,恨不携谢眺惊人句来,骚首向青天耳”!

“鹰”画属于王挥春绘画世界的精品。读这些精品,我不时在回味黑格尔的那句名言:“一个艺术家的地位越高,他也就越深刻地表现出心情和心魂的深度。” 《威振山狱》、《搏击》、《枫叶雄鹰》、《雄风》、《腾飞》、《三杰白鹰图》,这一组组鹰画,一幅幅群鹰图,确实表达了画家坚毅、刚强、真挚、深沉的性格特征,表达了画家丰富而极富内涵的心灵世界,和画家热爱生活,热爱祖国大好河山,追求和向往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那是一群群极富情感和诗意,完全人格化了的精灵。在他的笔下,那造型、节奏、旋律,那奇妙而富有浪漫色彩的想象,那大胆的用色,突兀的起笔,想象丛生,惊心动魄,变化跌宕。时而如万马奔腾,铁甲轰鸣;时而又妙笔回峰,云气迷漫、豪放飘逸;时而昂奋、时而深沉、时而情感细腻的手法,有如一条条奔腾不息的河,将那现实生活的喧嚣浩荡,潮起潮落,将那时代风韵、气势、魂魄,将那灿烂无比而又丰富多彩的当今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读来感人至深。难怪他时时地醉心于这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热烈地追求“物我俱忘,物我同一”,宇宙与心灵融合的那种异常奇妙、美好、愉快、神秘的精神境界。

 

艾里略说:“一个造出新节奏的人,就是一个拓展了我们的感情并使它更为高明的人”。莎士比亚称这种创作为“美”。按照这个原理,王挥春是创造了美的人。他的“鹰”,他的山水、花鸟、人物、诗词、书法均为美,而他对艺术技法的改革创新,他对西画的研究,对西画色彩、造型、几何学、光影学、空气透视法等的全面学习,乃至在作品中大胆借鉴和应用,尤其他在全国首创的珐琅彩画,开壁画艺术一代先河,均表明,他在坚定地走着一条中西结合,艺术创新,艺术创造永无止尽的人生之路。为此,早在苦禅大师在世,有一回与他同台作画时,就曾深情地赞许“你的画不像我的,也不像王雪涛的,你有自己的性格,有自己的追求。”

“江山扶绣户,日月近雕梁。”相信,有宏厚而多姿多彩的生活亲近和扶持,杜甫诗中这个远大而美好的愿望,一定能够在画家王挥春先生的笔下应验,先生的艺术一定能再上新的更高的理想境界。

关于公司
企业简介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企业文化读本
新闻中心
公司 专题
艺术家动态
收藏资讯
公司 快讯
视频中心
企业形象
艺术家风采
活动视频
联系我们
企业微博
网页地图
隐私保护
法律声明
公司 港湾
公司 成长
学习园地
内部培训
公司 分享日
离职员工管理系统
友情链接
中国油画
国墨书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