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动态

人间至味是清欢——范文才书法艺术小议

发布时间: 2018-07-20 16:16 来源: 钱柜娱乐网站 作者: 冯海 点击
极酷网页视频播放器加载中,请稍后...

人间有味,清欢无忧。

这是文才兄步入耳顺之年后的一点憬悟。

“耳顺”,自是少了一些“气”的,而全然不似之前“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三个人生段那般沉重,充满着“气”与市井的冲突。

单就出身而言,文才兄根不可谓不正,苗不可谓不红。那么,和这个社会能有什么纠葛呢?说起来不就是穷嘛!不是社会与他过不去,而是命运多舛,须时时抗争,那么,到处充满冲突就势必成为他人生打拼的必然运遇。

特务连战士,破烂王,小煤窑包工头子,南下求生,到海南玩古玩字画生意,人生可谓无处不“奇”。最“奇”的是当年部队复原,从内蒙转业回乡,中途改了主意,一头扎到了大同。想想,一个四川人,举目无亲,流落大同?奇不奇?要知道那是上世纪的70年代,户口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生存证明,你的户口遣返地是射洪,跟大同可以说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你来大同何意?在常人看来,这不就是一个神经病嘛?但文才兄就是奇,当车停在大同的时候,一句“有在大同下车的旅客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准备下车”的广播,就让他蹦出了这个念头,随即拎起背包一跃投入了塞外的冬夜中。

你是在大同下车吗?好像想都没想过。

大冬天,又是大半夜,上哪去?

文才兄蹲在地上抽了半宿的烟。

总之,他是不打算再回四川射洪当农民了。

那么,一个放弃转业分配的黑户,在极度严格的公有制体制的社会当下,能活下去吗?怎么活下去呢?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怎么过来的,恐怕能写厚厚的一本书。

这就是文才兄的奇。

 

能够想象,飘忽不定,跌宕起伏,无时无刻不陪伴其左右。

盛时,风光无限;败时,人鬼不是。

所以大半辈子过去,回到最原始的初心,在最自由的地方安坐,把所有的人生之得游寓于笔墨,对文才兄来说,就算是包裹在了天赐一般,终日极视听之娱而怡然自足的美妙境遇中。这,不是一种幸福又是什么呢?

胡金来评价范文才有三大:

胆子比个子大;

气量比饭量大;

天命比本命大。

一度时期,文才兄几乎被疾病击垮,体重仅剩几十来斤。但天命护佑,让他过坎。所以现在一眼看去,须髯若神,一副超然物外的淡定神情。

所谓物由心造。心若无物,便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庭堂。

胆大过人,讲义气,不撞南墙不回头,这些都是他鲜明的个性。然而,夹杂在天地丈量的世界里,与生存周旋,其间不知历了经多少次改头换面,也不知转换了多少个身份证明,但,始终不离不弃的,是他对书法艺术的热爱。

受四川射洪的文风濡染,范文才自五岁起,便对书法艺术表现出浓郁的兴趣,常常以枝为笔,以土为墨,挥洒于田园土地。到弱冠之季,投笔从戎;那时能写写画画,即是首长面前的红人,所以训练间歇,常做宣传鼓动工作。投身大同,一度时期生计无着,便丢下了纸笔;而待生活稍有起色,正逢全市书法培训招生,便毅然报名,得遇书法大腕胡金来先生指导,系统学习。据此,以笔墨头衔,沐改革开放之春风,游走于江湖,广交朋友,增长见识。及至后来辗转于琼,立“不二斋”招牌,玩起了古董和笔墨生意——这个时期,可以说是文才兄“运”“命”配置的高峰段,所以一时间,声名赫赫,广为人识。

与其说,字如其人,倒不如说字如人生之境遇。虽然那时文才兄也惊叹于王右军的雄强茂密,颜鲁公的大刀阔斧,颠张狂素的奔放不羁,孙过庭的挥洒自如,米南宫的潇洒灵动,赵子昂的妍丽遒媚,但血气方壮的年代,意气用事的性情,能坐下来作学问吗?由此大开大合的浮躁之气就不可避免地构成字的表情。再看现在,《心经》《道德经》等鸿篇巨制不断脱胎于文才兄的笔端,且不说洋洋洒洒数以几十万计的字耗费的工力,单就沉稳淡定和从容不迫的笔意,就可窥见一个人在参禅悟道之后“放下”的自在,一派云水不羁、潇洒醒目的澄宁无际。其谦和平正,以仁以诚,不争、不显、不持、不傲之性,与“不二斋主”之名号达到了高度契合。

 

“心不唤物,物不至”。

没有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也就没有今天的人生高度;

没有数十年的临池不辍,也就没有当下骨气深稳、返造疏淡、体兼众妙的“清欢”意蕴。

清,清净之心。欢,欢愉之乐。

这种价值意识并非来自别处,正是来自于文才兄自我寻找过程的必然觉悟。也正是由于这种觉悟,构成了他艺术人生的有机关联——以平静、疏淡、简朴作为最终选择,从风风火火的入世之态,还原于物我两忘的山野之趣。这一路上,摒弃的不止苟且之笔、耀炫之笔、臃肿之笔、干枯之笔,还有一直执念的婆娑世界,于是便得见正大堂皇之气象,不是庙堂,胜似庙堂。

“清欢之味”,晕染大自然的底色。

人文观照下的产物,必剔其浮躁之气。

书法,从原始社会图画记事一路走来,其氤氲墨迹,已然叠映在每个书法家的脑海,每一次笔、墨与力依附行走的交锋,都是对旷世奇妙物象的回应和解读。观不灭之经典,听凿石之锤音。文才兄于岩石下、宣纸上、水墨中、笔端间,寻揖、抚摸、拂拭、辨认,取法造化,上下求索。

行书《浮云惊龙》《岳阳楼记》《张说诗》,清秀中不失遒劲,规矩中不失变化,笔意完足,干净利落而又意蕴袅袅。

行楷《心经》作品,字体间开合有序,避让得理,规矩中蕴藏变化,变化中又不失传统,牵丝游带,禅意绵绵。

 

当代大家启功先生曾见其作,称赞曰:“川人很行!”。

沈鹏先生见其书作,亦题字褒奖,以为得书法之不二法门。

又得张海、周俊杰等名家指点,书艺学养广为拓展。

林清玄曾说:“人如世,如化妆。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说到底,化妆的最高境界竟是无妆,竟是自然”。

文才兄的书法,无论是笔墨意境,还是书写技巧,无疑提取了生命里最为天然的情境元素,无论上妆还是素颜,都舍去了世俗的捆绑。他用最简单的欢喜,在简单的起笔与落笔间,柔和历史,书写情志,以至于每日临池,兴之所之,笔为丘冢,课纸山积。

步入“耳顺”之年,更借书法与佛学结缘,把坚忍、大度、恢弘的心境,传递给每一个有缘见到他作品的人。为此,无锡灵山梵宫佛教艺术博物馆曾为他两次举办佛家书法作品展,福建南安雪峰禅寺邀他入住千年古禅林,并为他举办个人专场《心经》作品展。

智者上下通达,不及仁者心怀天下。

风雨飘摇,六十余载,文才兄有感:清茶布衣,欲望穿万里河山;墨润纤毫,却能写千秋书卷。

寥寥几笔,蕴藏广博。

温柔两两,从容过半。

文才之成,靠勤,靠悟也。

文才之成,靠谦,靠持也。

正所谓“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妙哉!

关于公司
企业简介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企业文化读本
新闻中心
公司 专题
艺术家动态
收藏资讯
公司 快讯
视频中心
企业形象
艺术家风采
活动视频
联系我们
企业微博
网页地图
隐私保护
法律声明
公司 港湾
公司 成长
学习园地
内部培训
公司 分享日
离职员工管理系统
友情链接
中国油画
国墨书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