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动态

依将墨迹入刊坊——小议倪和军的书法精神

发布时间: 2018-06-29 11:26 来源: 钱柜娱乐网站 作者: 冯海 点击
极酷网页视频播放器加载中,请稍后...

倪和军是个实在人。山东人的实在。

他生于泰安。

栖息于泰山脚下,冀近神灵,他知道崇高的意义。

泰山之大,不拒细壤,高及云天,峨峨兮,巍巍然;五岳之尊,大而稳、稳而安,“国泰民安”的正大气象。

实在人,总把这种意象的叠映反复升腾。日久天长,竟成仪式化。

 

崇高是一种境界,与丈量某种高度不同。

高度是一种物理量,而崇高是一种意识量,除了高度,还有多重的文化维度。

依物质和意识的转换关系,意识量须从物理量的本体生长,所以从泰山脚下的最低处向上攀援,以此增加对崇高境界的体悟,成为倪和军日常的修行。

于书法艺术而言,游走于历史的碑廊,一碑又何尝不是一山呢?

其碑座,类如泰山的石阶。

坚实!

倪和军至今都无法忘却第一次看到泰山石刻李斯小篆时,给予他内心的触动。虽然那时还不能领会元赫经“拳如钗股直如筋,曲铁碾玉秀且奇。千年瘦劲益飞动,回视诸家肥更痴”的赞誉,也不能了然鲁迅“质而能壮,实汉晋碑铭所从出也”所占据的高度,但线条圆健似铁,愈圆愈方;结构左右对称,横平竖直,外拙内巧,疏密适宜这些特点,却是真切的、深深植入了他的脑海中。

“传神写照,尽在阿睹中”。

在他看来,凡崇高的东西,必然是一个时代的集体意识。

从原始的信息符号走来,书法于今已脱胎换骨。

由单纯文字语言的表达,上升至艺术的层面,一点一划的摹写,至今都在和人的思想情怀产生对话关系,成为意识形态领域中为人仰望的视觉对应。而解读这种对应,就是他每天工作的全部。

能比肩于泰山石刻的,还有历代庙堂之迹和摩崖石刻,周秦的钟鼎文,以及后来汉隶、魏碑、唐楷中的书刻等等。这是共识。

 

枕游山中观古松,坐对残碑摩心迹。

正大、宽厚、庄重、严谨、真诚、实在……一点点成为他品质的部分。

倪和军。和、军,合为一体。只能解释为性情随和,但骨子里刚毅。

中国人的处世哲学是,和而不同。

这或许就是他名中的“和”字之意:和而不同!

对人情世故,倪和军实在称不上圆熟,讷讷若不能言,荡荡若无所为。

如果从兼济天下和独善其身中二选其一,倪和军无疑属于后者。

他能做的就是沉溺在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徐三庚、吴昌硕等历代书法家经过千锤百炼用尽毕生精力换来的书法正果里,在前人鲜活的生命里,寻找实在,寻找对应,寻找自己的灵魂。

从物理量到意识量。从意识量到物理量。

周而复始,融会贯通。

这种心性,完全是工匠的内质和气韵——全神贯注投入到一件事中,做到极致。这也极度符合他不刻意雕琢、不浮夸张扬的性情。即使在获得第四届兰亭书法一等奖之后,年届四十的他依然靠篆刻艺术维持着一家老小的生计,在岱庙北门的“逸墨堂”里,像一位田间老农一样在方寸间耕耘,以此获得物质回报对于艺术和精神生活的滋养供应。

慕泰山之巍然,惟崇高而仰视。

岱庙之中,宝刻琳琅,而片石赫赫焉为篆书之宗。

栖止其下,游卧其中,仰观岱宗,俯察片石,如沐雨苍柏,林涧山水,至静至简,意趣怀野。

其胸中蓄积,虽不问,可知也。

诚如历代作正大之书者,既有无上智慧,又有光明心地。

这就是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所必须具有的心性。

王国维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

这话用之于书法,也极妥。

倪和军独钟小篆,这恐怕来自于对泰山石刻的领受长期濡染所致。他说:“小篆书体简单,易给人一种描写的感觉。所以,我的书写必须保有率真和趣味,才能完成书写之意。”

阅文“八百”,废纸“三千”。

不是实在人,耐不住那种匀速慢行的寂寞!

 

柳公权说:“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乃可为法”。

为人为书都不失其心。

赋性厚重,好为深沉之思。

细腻、质朴,地地道道写实、不偷懒。

这些都是他心性的写照。

——他用泰山精神写字,画面的构思,笔墨的韵势,线条的勾勒,文情的抒展,筋、气、骨、肉、神,气脉相成,浑厚有力,浓墨淡彩间,不失婉约和灵动。其临池之功,非大者所不能及。

——他用泰山精神治印,不慕时流,坚守法度;领略前贤,溯源探珠。熟用汉印、元朱文、明清印之长,平阔均衡,有根基、有规矩、有方法,将从容、节制、情调化于腕下,因势相形,自成风流。

“玉箸篆”,写得圆劲,刻得爽利,实现了笔与刀、美与力的极好结合。尤其是“边款”冲切自如,天真烂漫,金石味十足,生动气盎然,其方寸间渗透出妙思的趣味和磨灭的超越。

刚查洛夫在谈到自己创作心得时,强调写“体验过的东西”“思考过和感觉过的东西”“爱过的东西”“清楚地看见和知道的东西”。一句话,就是亲身经历的耳闻目睹的那种真切的东西。

的确,一个作品,如果能因“真”感动观者,因“善”启迪观者,因“美”愉悦观者,便是成功的。

作品的艺术性便是作品的心性。

心性也是一种“量”。

倪和军的书法,无论是“物理量”还是“意识量”,都不可避免地打上了泰山的烙印,正大仁爱,彬彬有礼!没有半点虚饰,也绝少耍俏做作,只是回流于真实情感,再现事物的原态,不狂、不燥,在简单的起笔、行笔、收笔间调和与写实,依照篆法,化繁为简,蘸笔间,纵横、撇捺习得,于观山悟道中“演绎”与“升华”。其取法范围之广、临池功力之深,在同辈的书家里,实不多见。

染指翰墨,仁智双修。

书法的影迹自在家乡的苍茫磅礴里、自在幼年的心灵种子里。

用诚挚的情态,来摹写生活的原本状态。

倪和军每天掂量着自己的“量”,生怕自己哪天会不自“量”力而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所以处处地道,处处写实,以求通达生活,以艺术形式展现一种审美的世界和审美的精神状态,从而唤起观者对世界美的体悟和对人性善的张扬。

术有尽,艺无穷。

方寸中。

万象世间,精神何贵?

和军回答,竟是真实!

关于公司
企业简介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企业文化读本
新闻中心
公司 专题
艺术家动态
收藏资讯
公司 快讯
视频中心
企业形象
艺术家风采
活动视频
联系我们
企业微博
网页地图
隐私保护
法律声明
公司 港湾
公司 成长
学习园地
内部培训
公司 分享日
离职员工管理系统
友情链接
中国油画
国墨书画院